租房不易:永远防不住的是中介的套路

焦点南宁 2018-12-03 10:30:0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租房,看似简单却是一个劳心又费神的工程,满意的房子比心仪的对象更难找,靠谱的房源尤为稀少,房源相对集中在中介公司,乱象时有发生,稍不注意,就会造成租户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永远防不住的是中介的套路

原创: 祝新宇 刘畅 央视网 

  居大不易。

  北漂,一个“漂”字,道出了勇闯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的青年的各种心酸。他们有激情、有抱负、有勇气,远离家乡在人流中打拼。在他们眼中,什么苦、什么累、什么压力山大那都可以一笑了之,漂泊在外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其他三个都很好应付,唯独“住”,是他们拒绝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租房,看似简单却是一个劳心又费神的工程,满意的房子比心仪的对象更难找,靠谱的房源尤为稀少,房源相对集中在中介公司,乱象时有发生,稍不注意,就会造成租户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不签合同 收钱就翻脸

 

  说到在北京租房子,希子说她最有发言权,她在北京三年,换了五处居所,基本上把北京所有租房形式都体验了个遍。现在希子已经离开北京回到老家,她说一想到在北京租房的经历,她就没有了再回北京奋斗的勇气。

  “跟中介打交道一定要留足一万个心眼”,每当碰到有朋友要租房,希子都会这么告诫他们。之所以这么说是希子在大学毕业后被中介骗走了社会课堂的第一笔学费。她希望找一处学校附近的单间。网上搜寻无果后,她试图咨询校门口的一家中介,“我恨当时没留个心眼,没有去网上搜一下这家中介,心想这几年天天开在眼皮底下,总不能坏到哪去”。

  中介见到希子,听说她是刚毕业要租房,马上殷勤地说:“我们中介对毕业生是有照顾的。”中介领她到了传说中的“好房”,见到房子第一眼,希子几乎倒吸了一口气:“房子特别破,没有窗帘,原本白色的家用电器已成土黄色,都有点发黑了,家具漆早没了,马桶也不冲水。”但是刚毕业,身上没有太多钱的希子也禁不住低价以及中介巧言令色的诱惑。中介除了告诉他这里房源紧张,租客不断,还喋喋不休向她承诺,这里包物业水电和电器维修,并且承诺帮希子装窗帘。这么诱人的条件,希子把心一横,跟着中介去门店交钱,押一付三,再加上中介费,共计八千块,那是她平日省吃俭用和辛苦兼职省下来的全部。

希子在北京租住的屋子

  可这小一万块的钱交出去后,希子才发现,根本没有合同,中介只给了她一张收据:“放心,你看我们这么多年都在这,跑不了。”希子也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接下来的日子里,拿到钱的中介几乎大变脸,一开始承诺的装窗帘,迟迟不肯兑现。倒是希子逐渐学会了自己修马桶、换热水管、修燃气灶。希子去店里提了好几次,中介要么就是不理她,要么就是威胁她:“你又没签合同,信不信把你赶走。”没有社会经验的希子有些慌了,但想想这里这么便宜,还是凑合住吧。平常搞搞维修,就当学手艺了,等房子到期了再换家好的。谁知,希子刚住两个月,中介就开始催交下个季度的房租,不交就让她搬走,押金也别想退。

  希子只能忍气吞声,终于熬到了退租的日子。当天,中介带了好几个人来到小屋,转了一圈,其中一个拿着当初签下的收据说:“你把这一年的水电费、维修费交一下吧”。什么?不是说好了包水电的么?不光要补水电费,中介还指出了这间屋子的家具好几处“人为损坏的地方”,要从押金里扣折旧费。“可这明明搬来就是坏的啊,我来的时候比现在还破呢!”希子又急又气,呜咽着说。

  一来自己当时没有拍照留存证据,二来和中介没有签合同。希子看到现场这么多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胜算,押金成了初入社会的学费。

  也许有人会说,希子的问题在于缺乏法律意识,找了没名没姓的小中介还没签合同。但现实会告诉你,即便你进了看似正规的门店,签了看似正式的合同,依然可能防不住中介的套路。

不退押金 强拆隔断逼走租户   

  静雅今年2月在百子湾沿海赛洛城的一家挂名为“易居房友”的中介公司看上了一间两室一厅中的主卧。虽然房子是两室一厅,但去了才发现中介把客厅打成了一间隔断房。虽然想到隔断房不合法,但想想房租价格不错,自己房间里又有单独的卫生间,多一户人家也影响不大,就决定租下了这间房。

  静雅并不是第一次租房,对于一些小中介的套路也有所耳闻,所以在交钱之前还是多留意了一些。这家中介有网站、有app、交定金就签了合同,除了在房间里打隔断,其他一切似乎都很正规,也就放心地交齐了押金和房款,搬了进来。

  刚开始房子住得确实还算安稳。然而好景不长,十月初,就在距离合同到期还有四个月的时候,中介上门了。

  一如以往套路,当合同未到期又想清人的时候,就会搬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借口。中介告诉静雅和她的室友们,这间房子被房主抵押给了放贷款的,如果她们不搬走,贷款的人上门做出什么事他们概不负责。见静雅他们犹豫着不愿意搬走,第二天,中介率先上门强拆了隔断房的那一间,而后再次逼他们搬走。

  强拆的一幕深深惊吓到了静雅。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无奈之下,她只能先找房子搬了出来。而此时,中介手里还压着她一个月的租金和押金。

  人搬走了,钱可要不回来了。多次交涉无果后,静雅想要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中介违约问题,却在调查中发现这家中介公司门口挂的名字和实际店内出具的营业执照不是一个名字。更让她感到无力的是,咨询了自己当律师的朋友才发觉,自己手里的那份合同,落款处并无中介公司公章,只是简单签了一个业务员的名字,实际相当于毫无法律作用。

  被逼无奈下,静雅选择了放弃,丢掉两个月租金的钱就当认倒霉。经过此事,静雅对中介充满了戒备和恐惧。而百子湾附近诸如此类的中介遍地都是,家家都看似正规,可谁又能保证她在未来的租房路上,不会遇到新的陷阱呢?

  接下来,黄晓的经历告诉我们,个别中介的陷阱,确实多到防不胜防。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中介跑路 房主租客维权无门

 

  今年十月中旬,初来北京的黄晓在一家名为昊园恒业的中介租下了位于北京市顺义区的一间一居室。签合同时,他看到这家中介有正规的办公地点,工作人员较多,且合同严谨合理并加盖公章,感觉应该没什么问题便放心地交了押一付三共四个月的钱。然而,搬进新家仅仅半个月,房主便上门了。

房东贴在门上的字条

  房主对他说,这家中介公司代理他的房屋后迟迟不肯交款,已欠数月。根据合同规定,房主与中介签订了退租协议收回了自己的房子,也就是说,现在的租户不能再租住这间房子了。这让黄晓一下子就懵了。

  拿着当时签订的合同,黄晓找回了中介公司。中介一个工作人员告诉他,想退租行,签个退租合同就可以了,但我们这儿不能退钱,想要钱要去通州的总公司。而当他转战到总公司的时候,眼前的局面让他傻眼了:公司门前挤满了人,有房主,也有租客,都是来维权要钱的,而公司里的工作人员却已人去楼空。洒落满地的工作用品,歪倒在一边的椅子,群情激奋的人群,还有一张桌子上散落放置的法院传票,黄晓看着眼前的一切感到十分绝望。他知道,自己的钱,多半是要不回来了。

  摇晃在回家的八通线上,情绪低落的他拿出手机,想去网站上再看一看房子,毕竟钱没了,但生活还要过。令他震惊的是,他再次看到了这家中介发布的房源信息,时间从未间断,就在这一两天里还在发。想到还会有和自己一样的人在这里上当受骗,黄晓的心情更差了。

  现在,他只希望那些想租房子的人,交钱之前能够多动动脑筋,搜索一下这家公司的名字再做决定。毕竟,在网上已有大量网友发布了关于这家公司骗钱不退押金的帖子。也许看到这些帖子的人多一点,上当的人也会少一点。

  希子上网找了法律咨询。律师告诉她,这种情况理论上,所有钱都拿得回来,但碰到不讲道理的能拿回一半就不错了。直接诉讼,拿回的钱能多些,但周围朋友们都劝她,“夜长梦多,临时怕有变数,还是协商解决,为了那一点钱诉讼不值得花心力”。

中介的收据和和合同

  其实,希子朋友的这种心理也是好多被中介坑苦的消费者的普遍心理。维权成本高,一般就破财消灾,无果放弃。这和消费者不愿多事的心理,以及维权方式不当等有关。在各类维权方式中,多数人选择了自己去理论或者带朋友去理论,16%的人会选择报警,9%的人会网络曝光,仅8%的人会选择向工商局举报。其中,报警和诉讼也许可以维护或争回部分权益,但耗时长、成本高。网络曝光的数量也比较多,这对较大型的中介公司有效,但遇到小中介,没有什么用。

  在网上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有877名租房人对遇到过的中介的行骗手段进行了投票选择。统计显示,合同欺诈是中介最常用的手段,投票人数高达646人,占比73.66%;紧随其后的是非法克扣押金,占比是42.3%。暴力威胁、不履行合同义务、单方解约、破坏居住空间等,均以相对高的票数入围中介欺诈手段。

  合同在少数中介面前失去了效益,他们就少了最大的约束,而且因为中介清楚知道租户的住房和个人信息,相当于是租户是在中介的眼皮底下“裸奔”,所以,如果年轻人需要通过中介租房还是要擦亮眼睛,要么找房东直租,要么委托大型的正规中介,类似XX置地,XX房屋,各种五花八门的名字,办公地点在一些住宅楼里的,绝对不要碰。不要贪图佣金或租金便宜,因为会有更大的窟窿和麻烦在等着你。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皆为化名。)

作者:祝新宇 刘畅

编辑:张雯 责任编辑:卢孟夏

来源:央视网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